专栏 > 佛山
李想姐姐:设计之外谈“设计” | 金堂奖之金讲堂
2018年07月10日

  在整个2017年,我面临的最大的身份的转变,就是我从一个职业经理人,从一个不正经的策展人、策划人,变身成为一个设计行业的互联网创业者。在2017年当中,我遇到的最多的提问包括:公司到底该怎么管?品牌该如何塑造?到底是应该好好做一个设计师,本本分分做匠人,还是应该高调做传播?团队越来越年轻,该怎么管理?

  还有就是现在提倡“万众创新,人人创业”,我们会遇到很多创业创新的项目。人们都在说:“互联网来了!”到底设计行业和互联网有没有关系?所以以上是我2017年遇到最多的提问,我把它归纳一下,我觉得我们今天可以聊四件事情。第一,我们聊管理;第二,我们聊品牌;第三,我们聊团队;第四,我们聊互联网。

  首先作为“设计公司”,我们之所以发现设计公司难以难管理,或者设计这个事没法管理,是因为我们的每一个方案都不一样,我们是艺术家,是自由的创意者。我们每一次的项目都不一样,都有它独特的温度、个性和气质。

  但是站在一个管理者的角度上,我觉得呈现结果的方式和沟通往来的工具肯定是标准化的,这就是管理的一部分。怎么来理解?我想尝试换一个场景来讲这个逻辑。很多朋友都知道,我是主持人出身,我做了7年的节目。因为每天的天气不一样,遇到听众不一样,每天的话题,每天人的感受都不一样,所以我每天节目都不一样。但是我每一天在节目之前,大量的去看书,大量的去看电影、大量观察身边的点点滴滴,这个观察的习惯是一致的。

  以及当我去做这档节目的时候,可以每天放不一样的歌,但是这个的音量放到多少最舒服,每一段节目之间,该放几秒的片花、放哪几段?这些都是有标准的,而这些其实是真正的经验和管理。

  最近一直和大量的设计公司合作,我们发现设计公司的合同五花八门,他们商务沟通的习惯也五花八门。然后在这个沟通过程中,你会发现还有一些公司所提交的方案和结果,所有的标准文本能够一眼辨识出100个方案,能够辨识出这是哪家公司,是谁做的。而有一些你翻到底,也没有办法找到,我要跟这个方案上的谁联系。

  所以我想说,其实所有的管理都是为了提升效率,而在提升效率的时候,我们可以尝试从呈现设计结果的方式上,和我们沟通往来的工具上,把它标准化起来。

  另外,“设计”的核心就是 “沟通”。我们通过语言与甲方沟通需求,我们可以通过表单、调研、选择题来去探寻这个人的需求,我们做出的方案其实就是跟用户在沟通。当我的项目落成之后,跟使用者沟通。我们每次沟通都是不同的,但是我们每次沟通前一定要秉承一个标准的结果、需求和目标。

  所以我想说对于“设计”行业来讲,它的管理是非常简单,就是你认同它的自由、认同它的创造,认同所有的与众不同的地方,但这并不以为它没法管理,而是从认同这些自由、不同和差异化之后找出一条细细的线,这条线也许是流程,也许是工作方法,也许是道具。我们把这条线理清楚,它可以变成管理工具和手段,从而提升我们的效率,或者约束我们的一些标准动作。

  我觉得设计行业的经验可以被人为提炼,我们把所有能提炼的经验和动作提炼出来,然后给到其他的人,这个就是“管理”,管理就是用少数人的认为,指引大多数人。

  我们阐述刚才讲的一大堆关健词,第一个核心就是“交互界面”。大家在执行所有方向的交互界面时最好是标准化的,因为会跟同一个公司不同环节交互、会跟外部供应商去做交互,会去跟甲方做交互,会去跟我们的施工方去做交互。我们有非常多的交互界面,我觉得交互界面只要维持统一就是管理的一个手段——工具统一。

  第二个是“翻译器”。“翻译器”有的时候可以理解为我们的表单、文件,这些都是翻译器。你要用对方能看懂一目了然的方式,最大程度减少误差,其实这个就是翻译。另外就是同理心,就是让别人方便,尽量让别人觉得好用、觉得被服务。

  所以我觉得管理进化到2017年,到现在已经很多人讨厌被管束。很多人都懒得管自己,别说管别人,更别说让别人管自己。所以可能说我们基于同理心,把我们的企业管理变成企业服务,可能会更恰当一点。

  相似的行业大家可以借鉴,律师事务所,每个案子都不一样。但是这个案子背后所依据的法典和打赢每个案子搜证、辩驳开庭逻辑是一样。像咨询公司一样,每家公司都不一样,但发现问题的能力和解决问题的方法是统一的。

  我想表达的是在设计公司管理上,个人能力是无法复制,但是动作路径是可以沿袭的,我们也许可以从动作路径沿袭上尝试建立设计公司管理的制度。

  我会想到之前,上个礼拜去杭州,听了“喜舍杯”连续两届的总冠军,“梁苏杭”讲他的EPC管理体系。我是强烈建议大家,有机会去杭州找他交流一下。

  然后我们讲一下“品牌”这件事,同样我站在设计圈外,旁观一下品牌。我做了7年的主持人,截止到2016年12月31日一直在做职业经理人,当中有咨询公司从业经验、上市公司从业经验,一直在做管理,服务不同的品牌,所以我看到非常多的品牌和人。

  在“设计”行业这个领域,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一点在于设计师的个人品牌,比公司品牌更容易建立。我们回顾一下,如今在设计圈,如雷贯耳的那些公司和人,他的公司名气再大,你也会下意识的说这是XXX公司,不是吗?我要找XXX。我们依然记住是那个创始人,依然会容易信赖这个个人的品牌,原因很简单,“设计”是一门手艺,在这件事情上,人们更愿意相信手艺人。

  另外基于人们对“设计”个性化的需求,每个人都愿意找一个懂我的、厉害的设计师,而不是找一个很大的设计公司,却不知道具体是谁在给我做设计。因为在设计这件事情上,人们渴望定制,渴望沟通,人们渴望这个空间跟我有关系。所以如果我不了解你,我怎么可能把我的空间给你做。

  所以如果要提到设计师的品牌该怎么做?我想说的是起来这个事情,比较好理解,就是“品牌”很简单,品牌不是Logo,也不是一个公众号,也不是一个广告,品牌是人们将会怎么接触和使用你。您会接触一个重要的陌生人,会出席一些公开活动。在这些场合里,别人是怎么接触和使用你,那么你可以怎么展现自己,来强化自己的标签,所以我们提到一个关健词叫“标签”。你的着装、语言、形象、作品、生活、公司、团队、客户,它都可以成为你的标签。

  所以你的标签是什么?首先建立你想建立的那个标签,然后去整理你的渠道。就是刚才讲的你会在哪几种场景跟谁接触,那就是你的渠道。在不同的渠道里,根据你的标签去展示不同的内容。比如做朋友圈的露出、讲课、演讲、参与活动、发言、写东西,这都是露出的方式。你要展示你的才华、幽默,展示你有温度、有爱心、有趣。

  现在市场竞争很激烈,我们讲占位原则,我们做持续品牌积累,我们的目的就是占位。不止你一个人想树立个人品牌,这个市场上,牌桌的位置是有限的,谁失去关注和存在感也就退出这个牌局。如果想做品牌,就得这么做,所以你必须持续去输出内容。我们的关健词——“占位”,市场是有限,关键动作是持续输出。有什么行业和我们是相似?“网红”,每个网红红的不同,都有针对他那个类型群体,有效的到达渠道和有效的内容。

  最后我想讲在这个角度上,想说品牌和虚荣没有关系,是建立边界的一种手段。帮你带来更多的业务回馈更好的设计,以及你对自己这么有信心,怎么忍心那些人得不到你的设计。所以你应该让他们知道你,这是我所想的。我觉得自己那么好了,你怎么忍心你不认识我。所以我今天很不要脸来讲2017年的最后一堂课,你错过我多可惜。我觉得每个人要有这样的心态,人生才会有趣一点。不是我想把我推销给你,而是我觉得你不认识我很可惜。我觉得每个人值得拥有更好,包括拥有更好的我们。这个是我们对品牌的概念,所以我觉得对于设计公司和设计而言,去塑造人的品牌更容易一点。

  我一定要提醒大家一点,千万不要把公众号阅读量当成自己品牌是的一个目的,我知道有很多设计公司会有一个人专门负责微信公众号,以阅读量、点击量作为KPI,我觉得这的真的不要,因为这个真的很奇怪。你又不是媒体,花一点钱在媒体上发发新作,打个首发又能怎么样。还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,因为你的目的是让更多的人看到。而不是强迫你的人,他的七大姑八大姨,你们的公司员工都去转。我觉得这个不太健康的一个方式,你是设计公司,发在你的平台上是一个工具、道具而已。

  如果你想要传播,应该找媒体,我觉得大家各干各的挺好。我比较反对人人都是一个媒体,因为你远不到媒体的覆盖量。但我想表达的是其实现在每个人都具备类似媒体的微小的传播能力,因为互联网链重新链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

       作为80后聊一下90后团队

  然后我们聊下一个话题—“团队”,现在很多设计公司其实应该说遇到的团队都是90后。像我的团队一样,我遇到也基本是90后。当然还有一些具备90后心态的80后。90后怎么管,90后很难管,90后压根不上班……我想说的是当整个团队都比你年轻的时候,可能你不该考虑是怎么管他们,而是你怎么适应他们,我觉得“适应”很重要。

  人是设计公司的核心竞争力。公司应该去服务他们,而不是去聊怎么管理这个团队,用他们习惯和接受的方式,去转化管理手段。比如,他们喜欢自由,尽量在自由度给予一定的空间。

  举个例子,我自己的公司。大家都在说上下班打卡这件事情,我们咨询过“大家要不要打卡?”结论是他们接受打卡,但是不接受迟到、扣钱这个事。他们觉得很傻,有人提出包月。我说“那行,我们想一个办法。”你之所以晚来,是想要一点自由。我能不能用这样更大的自由去奖励你?所以我们公司也打卡,但是打卡完以后,每个月会出一个排行榜。全勤的排名前三名会得到节操卡3张、2张、1张。然后一张节操卡可以无条件换一天带薪假。

  所以你遵守规则可以得到更多的自由,你不遵守规则就会失去更多的自由。我们尝试用这样的方式替代传统的打卡制度。事实证明,我们团队觉得很酷,他们也很享受。他们也觉得挺好,我觉得也实现想要的结果,我不是要做一个面目可憎的中年女老板,让他们觉得好像我这个人很反社会。我觉得挺好的,所以你要用他们习惯和接受的方式,去转化这个管理手段,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。

  还有一点就是领袖比领导更值得追随。现在其实年轻人不缺工作,很多年轻人来面试的时候,拿着手机都比你用的好。他们不差这1、2个月的生活费,他们觉得我可以自由一点。那他们凭什么跟着你干?真的是因为工资的原因吗?我觉得不是,是因为你值得追随。所以我凭什么追随你,我追随你是因为未来我可以成为你。我可以得到名誉、荣耀、分享、股份、名利,还是我跟随您就是被约束,失去是我的自由和时间。我们用领袖的角度去想,你凭什么煽动一大群人跟随你,凭什么?可能这个问题想明白了,我们的团队就好管了,我想说的关健词是聚合。

  关键动作其实就是5个,选、用、育、留、走,开什么条件,从什么途径,释放你的魅力,吸引他们来聚合,给你选择的余地。挖掘他们的个性、特征和能力,好好的使用他们。把他们的潜能发挥出来,不让他们觉得自己找不到自己喜欢的事和方向。怎么样在这种情况下,去培养他们,培育他们。把他们更大的价值塑造出来,你凭什么能够留住他们,如果有一天他从你这里离开,人家是不是能够涨价离开。我觉得“选用育留走”是对待团队最核心的五件事情。

  相似的行业其实很有意思。范冰冰开的经纪公司、杨幂开的经纪公司,就是大明星开的运作小明星的经纪公司,可能是我们相似的行业。你可以是一个大明星,能不能运作底下的小明星,挖掘到他们,包装到他们。给他们上合适的戏,慢慢提高他们的身价,然后用什么样的方式留住他们,我觉得设计公司团队真的就是大明星开的运作小明星的设计公司。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生态链。

  半只脚踩在互联网行业聊一下设计圈

  最后一个话题,我们聊一下“互联网”。我半只脚踩在互联网行业,聊一下设计圈,因为我现在是互联网行业的创业者。互联网改变是城市和人的链接方式,这个很重要。城市和人之间以前靠公共空间来链接,所以我们需要广场,需要信息聚散地。所以我们在北上广待着会有更好的工作,所以我们可能会有需要的一些公共空间。

  大家有没有发现,这几年我们手上的项目变了。犄角旮旯巷子的咖啡店、民宿变多了,这些都对设计造成影响。核心什么?核心是人们不需要通过城市集散地来获得讯息,我们可以在互联网上获得讯息。所以原来那些城市角落,原来那些靠规模效应,取得成功的商业方式,现在似乎都能够有一些转变。个性化的、细小分类,小标签的东西,变得更有温度、更受欢迎。

  我们现在有这样大量的设计项目涌入,这是因为互联网改变城市和人的生活方式。它影响到我们的设计项目,那么它会不会影响到更多?我不知道,也许未来会有更多的发展。

  当互联网来了以后,城市这个信息交换空间的价值,就被剥夺。资源空间的价值也在衰落,因为以前门面好的地方生意好,现在反而小巷子里面在排大队。都是互联网改变链接的方式,我们也讲到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很有意思的建筑和设计出现。我们会觉得现在业主越来越难搞,不是业主难搞,是因为互联网带来很多讯息,它改变人们多巴胺的浓度。

  这些其实都会影响到我们的设计,因为设计是这个社会当中引领生活方式的一个行业。如果我们比整个行业弱化于、落后于知道这些讯息。我们凭什么保持这个社会的领先程度。就是互联网改变整体化,它让很多的需求变的很碎片。

  我举个例子,以前我们的城市建筑根据雅典宪章来的,是现代城市规范的宪法。讲究就是功能区的构成,比如居住、工作、休息、娱乐和交通,每个地方干该干的事情。所以我们的住宅也是由这样构成,我们的卧室、餐厅、客厅、走廊、洗手间,但是现在互联网打碎这些整体以后。我们就会发现原来这些功能,好像已经变得随便化。从整体变向碎片,分布各个不同的角落,变的特别微型。

  所以当我们的生活变得如此碎片,当我们变成在家购物,在外吃饭;当我们已经可以随时随地跟所有人沟通;当我们躺在床上,其实为了拥有最后一段自由刷手机的时间,我们的空间该怎么设计?难道还是规规整整的功能化划分,就想“雅典宪章”所规定的那样吗?我觉得不是,我们有没有研究过为什么现在卖衣服的店里都可以卖咖啡,咖啡店里都开始卖杯子,然后卖杯子的店里可以收到甜品?核心就是所有整体的功能都被打散,让很多需求在碎片化当中陆续被满足,这些其实都会影响到我们的设计。我们有没有去挖掘这些商业现象背后的原因。不是业主变了,是互联网改变所有整体化的东西,把需求打成碎片化。所以我想说我们在这个部分的关健词,其实很简单就是“链接”以及“效率”。

  我们在做设计版权,以前如果你做出来一个项目,要申请著作权、要申请版权,要跑版权局,要跑很多行政司法机构非常麻烦。在互联网时代的当下,其实我们特别简单。我们提供一个时间认证工具,当你的作品诞生那一刻,你在网上完成一个注册,给你盖一个独一无二的时间戳,证明此时此刻此地由你创造这件东西,这个版权就是归属你的。然后在未来所有情况下,诉讼的时候除非对方能够拿出比你优先的时间证据,否则你不用再去任何行政司法机构去认证这个作品属于你。那么我们就不用在发生那些在朋友圈谴责,截图问“谁认识这家设计公司,它抄我作品。”

  这个就是互联网所带来的效率,我们以前可能没有发现这个事情会这么方便。其实跟设计相关的行业,被互联网影响的很相似就是淘宝、滴滴、还有我们的民宿平台Airbnb,它的特点是什么?特点是我们以前要去百货公司,以前我们要打出租汽车,以前我们要去住酒店这些都是以由职业人员提供的服务。而现在只要你有东西可卖,就可以做卖家。只要你有驾照,就可以开滴滴。只要你有好的房子,就可以做民宿。我们可以跟专业人士来去做交易,不管这是不是你的职业。我觉得总有一天,设计会走到这一步。它可能不在是你的职业,会变成你的专业。人们更乐于更这样的专业人士做交易,很有可能你有其他的副业或者主业。

  我想说的是互联网不是一个现象,也不是一个工具。它是一个时代,因此我在今年2017年创立的“喜舍创享”就是致力于在互联网的效率下,能够专注在时间维度做一些文章。能够为大家做更多的设计经纪代理,你可以理解为我的企图是“华谊兄弟”。希望能够链接更多的资源方,链接更多的投资方和链接更多的业主。省去大家沟通和试探这个环节,我们直接把最好的项目给到最合适的人,所以欢迎大家和我们设计经纪合作。

  另外我们也做设计版权,我们在高效的交易时代,我们希望一套设计能够多次交易。你能够收很多的版权费,一套设计可以收很多次版权费,而每个人为设计本身付出的钱不多。

  因此无论是设计经济也好,还是设计版权也好,假如它不是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,都是我不敢想的。可是当互联工具出现,它改变人们的链接方式、信任方式,改变人们的效率时候,我觉得一切皆有可能。

  互动环节

  问:互联网时代,设计公司,如何快速占位?

  答:找到自己的标签,或者说找到自己想塑造的标签,对自己有益的。然后找渠道传播出去。

  :项目在图纸和落地的这个过程中,现场出现的问题需要解决,是不是也得有个对接项目现场的一个管理人

  :目落地过程中,需要个人协调解决问题,不如把历年所有项目里的问题搜集整理,看看是哪几类,因为什么所导致的,然后反推成预检机制,找人不断总结挖掘和杜绝。阿尔法狗下赢了棋王,是大数据赢了。